从吃鹅肝想到的

国内动态 5vedi3mT 26℃ 0评论

就有人不爱吃鹅肝的。倒不是因为好不好吃,而是因为好不好受。据说在法国,为了追求鹅肝的最肥最大化,养鹅人会从每年10月至来年4月,以填鸭式喂养法,强行给鹅喂食玉米,又不把鹅放出去运动,喂得那鹅肝硬生生比正常的要大出三四倍。如此不“鹅道”的做法,弄得鹅不会好受。

跟法国人相比,埃及人发明的吃鹅肝的方式就浪漫得多。他们也把鹅抓来饲养,11日猪价北稳南跌!局地现微涨迹象!。不过他们用来喂肥鹅的饲料可不是什么玉米粒,而是地中海盛产的无花果。如此富有想象力的喂养方式喂得的当然是一块梦幻般的鹅肝。据说这样的鹅肝会带有无花果特有的粉紫胭脂色泽,味道有着无花果奇妙的香与甜。

没机会尝到法国肥鹅肝和那块“梦幻般的鹅肝”,却喜欢法国人用“梦中情人的香吻”来形容鹅肝柔柔地滑过舌面的那种细腻柔滑的感觉。前几日饭搭子几个在“一品珍粤”就邂逅了一个“梦中情人的香吻”———“文武鹅肝”。鹅肝是冷的,切成薄片分放在椭圆长盆的两头,中间用薄薄的烤面包片隔着,另外还配有一小碟装着芥末酱和酱油。乍看两者差不太多,尝了才知道原来是一文一武两种味道。粉色的那种,看上去温润如玉,是整块的鹅肝蒸熟后切成片,保留了鹅肝本身的清香,用舌头慢慢研磨开,口感滑爽如泥,配上芥末酱油吃,这个“香吻”更是生动了许多;灰白的那种应该是鹅肝酱,事先用以盐、糖、乳腐汁腌浸过夜,混凝成肝酱后又切成片,口感更加细腻柔滑。香脆的烤面包片和绵密的鹅肝酱搭配,竟也混搭得软硬兼施,有腔有调。

略有争议的是那份鹅肝酱里的那股乳腐味。反应最强烈的是阿川,说那味道简直跟她平日早饭用来夹面包的乳腐迥然不同;阿华也说,乳腐味过于家常过于强烈,抢去了鹅肝本身变幻莫测的风头。阿朱倒觉得可以理解。美食之道本没有一定之规,每个人都可以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口味,就像口味不同的饭搭子,炒股票竟也有自己的方式。阿丽最省事,拿出钱开了户头,按朋友的指令买进包钢,第二天就涨了,没过几天,人家包钢还就涨停了;阿华看新闻,说是全国的铁路都提速了,那就买铁路股票吧;当时我们还臭她:提速呀,不是股票提价呀。嘿嘿,第二天阿华的股票还真涨了;阿牧更没道理,买股票看号头。嗯,东方明珠,600832,这个号头是个吉祥的数字,买了。结果呢,也赚钞票了!阿朱以为自己最科学,会看些K线图、技术指标。可是“刻舟求剑”买来的股票等了半天也不动,一口气摒不牢,刚刚抛掉———人家隔天就涨了。唉,K线图都是走到哪里画到哪里的,属事后诸葛亮,明天会涨还是会跌,画不出来的。

一种鹅肝,一文一武两种吃法,入味就行;股票买进买出,理性感性按自己喜欢的游戏规则出牌,赚钱就好;人生精彩,你只需找到自己最挚爱的那块鹅肝,就OK。撰文阿朱

转载请注明:全球品牌畜牧网 » 从吃鹅肝想到的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