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粉虫的致富迷局

国内动态 5vedi3mT 17℃ 0评论

我们在寻找财富的过程中,危机处处存在,或者某个时候我们就有可能被绕进那个旋涡。

记者欧阳红鹰:在我手中爬的这条虫叫做黄粉虫,它也叫面包虫,它的蛋白质含量达到了51%,一般人用它来喂鸟和喂热带鱼,正因为它的营养价值很高,近两年来,在我国各地被广泛地引种养殖,但是黄粉虫市场还并不很完善,再加上一些人恶意的炒种,致使一些养殖户走上了弯路。

这位郑树礼就是差点栽在黄粉虫养殖上的一名农户。老郑最初养观赏鸟,在养鸟过程中他和黄粉虫发生了一段不寻常的故事,我们采用模拟现场给大家讲一讲。

模拟现场:

青年男:叔这现在挣钱怎么这么难?我养的鸟,今天早上又死三只,那两只也不行了。

老汉:你这亏损不少,亏损多少钱?

青年男:亏一二百块钱。

青年男:现在养什么赚钱?

蓝衣老汉:我给你介绍一个好养的,不闹病的。

青年男:什么东西?

蓝衣老汉:黄粉虫。

青年男:黄粉虫?

蓝衣老汉:好养,给它点白菜叶子,就行,不好闹病。

青年男:什么东西?

老汉:就是那个喂鸟的小虫,黄粉虫。

青年男:黄粉虫?哦,就是那面包虫啊。

为什么养黄粉虫能赚钱呢?原来黄粉虫蛋白质含量很高,有动物蛋白王之称,它的干粉是一种新型优质饲料添加剂,每吨能卖到3。4万元,平均利润能到一半左右。面对利润,老郑动心了。于是他如饥似渴得和一家黄粉虫养殖公司牵了合同,这家公司给的条件不错,承诺以4元一斤的价格回收,并保证有多少收多少。

郑树礼的妻子: 他说养这个虫子,一百斤能出八百来斤,八百来斤4块钱一斤的话,真能赚钱,他说行干吧,当时就干了。

高额利润的诱惑让老郑几乎没有来得及好好调查就高高兴兴地投入了5000元,四个月后老郑的虫子被那家公司回收了,老郑非常得意。

郑树礼:我第一次缴虫子的时候。100多斤以后,当时见了钱,也挺高兴,他们才缴了几十斤,二三十斤,他们问我怎么养,我说怎么养,我用空调啊。

给虫子安空调,这在他们村里老郑还是头一人,因为这事村里人都说老郑狂,说老郑肯定会发财。

郑树礼:第二次就是一千多了,连续三次,四次都有现钱。我一考虑,好了,这愈来愈大,愈来愈大的挣钱,因为它本身的本钱是不高, 那时候我就决定再扩张,我又增加了100个盒子,那时候是200个盒子,这时候又加了100多个盒子,达到300多个。

为了多赚钱,老郑将赚来的钱全部投了进去。这实际是老郑的一种冲动,如果这个时候黄粉虫公司不回收的话,老郑那可就惨了,可偏偏这个时候。。。。。

郑树礼:到了第六次以后就不行了,这时候就没钱了,再缴的时候,还是没钱,还是打欠条,我说这不行了,你压一次可以,你两次就不值钱了,别忘了,这东西是活的东西,它需要天天吃东西的。

连续几次都拿不到钱,着急上火的老郑一打听才知道,当初那家黄粉虫公司许诺将虫进行干粉加工的事根本就不存在。

模拟现场:

妻子:钱你要回来了吗?

青年男:没有,人家说下次一块给。

妻子:下次下次一块给。上次不是说下次吗?

青年男:你个凶娘们,你知道个屁?

妻子:我不懂?我不懂,你有本事把钱给要回来去。

青年男:连续三次要不回来,是不是个骗子?

屋漏偏逢连夜雨,此时又一件不幸的事情落到他的头上,老郑的父亲得了食道癌急需治疗费,老郑更急了。

郑树礼:那个时候可以说,知道他这个病的时候,当时我的感情里,就没法接受了

郑树礼的妻子:你不给钱,他不急?给老子治病也没有钱,当时没有,叫人家骗了。

这次致富的冲动消声匿迹了,老郑失败的原因在于他的盲目投资,因为没有充分调查,老郑旋入了困境。这一事件让周边许多农户对黄粉虫谈黄色变,大家一度对黄粉虫养殖产生了信任危机。

农户: 如果是我的话,我比他还急 我巴不得跳楼,有这种情况,再说家里经济也不好,自己辛辛苦苦的攒了那么一点,投进去,一分钱没有回收,那怎么办。

农户: 他这个事怎么说呢?我也非常同情他,上当受骗,投资不准确,处境搞得比较惨。

然而老天对老郑还是照顾的,一次偶然的机会他遇见了山东虫业协会理事长刘玉升教授。

山东农业大学植保学院副院长 山东省虫业协会理事长 刘玉升 :老郑碰到前面的情况,应该说我还是多少了解一点,应该说他本意并不是想骗人的,并不是说想骗老郑怎么的。

黄粉虫干虫粉产品三年前还属于有价无市的状况,老郑碰见的这家养殖公司在自己没有形成产品之前就盲目发展农户养殖,属于过高估计了黄粉虫市场,致使农户受损。

山东农业大学植保学院副院长 山东省虫业协会理事长 刘玉升 :我就经常跟他们讲,我说你要想选择一个项目,从事一个项目,你至少成为这个方面的半个专家,但是不会让一个农民成为这方面真正的专家,我说的半个专家就是在信息上你了解的全面,要比较,不要打个电话问问就好了,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第二个方面就是法律意识,你比如说你这个公司,你要考察这个公司的资质。。有关他说是哪一个大学,或者是哪一个研究所合作的单位,应该拿出技术合作合同来,

老郑在向刘教授诉苦的时候,却没有想到刘教授仍旧让他继续养殖黄粉虫并给他介绍了一个新的合作伙伴,难道刘教授介绍的这家企业就不会骗人了吗?

山东农业大学植保学院副院长 山东省虫业协会理事长 刘玉升 :她先自己形成产品,利用和我们一些的技术方面,她自己去开拓市场,然后自己去研制自己的产品。比如过去都没有这些东西,像三虫粉,四虫粉,五虫粉。她是一步一步的往前做。

老郑的新合作伙伴郎颖菲从事黄粉虫养殖生产已有6年历史,目前她已经在湖南、福建、山东等地上了3条黄粉虫干虫加工生产线,年加工黄粉虫干粉近百吨,所生产产品90%用于出口。最初在没有开发黄粉虫干粉产品之前,这家公司的发展非常谨慎,直到有一天他们接到了一张定单。

郎颖菲:当时促使我们在全国推广大面积的推广黄粉虫,是因为当时我们接到南韩的一个外贸定单,韩国的,当时它是要干虫,就是把这个活体,加工成干品。。在没有这个定单的情况下,我们不会在全国推广,因为很难兑现回收这一块。

通过几年的摸索,郎颖菲和山东农业大学合作,开发出自己的多种虫粉产品,和前几年相比,黄粉虫市场逐渐成熟。今年全国开启扶贫救助计划行动,其中昆虫蛋白原料生产是其中计划之一,这一计划对黄粉虫市场的开拓更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这一契机促使郎颖菲将更大力度地在全国各省推广黄粉虫养殖。

郎颖菲:它的前提肯定是再有销售市场,再有稳定的单,再有巩固的货物输出渠道的情况下,济源双汇瘦肉精抽检率与规定相差10倍。才能这样去做。。所以这也是我们急于要尽快地发展一些,更广阔的基地,更大量的基地来提供保证这些原料供应,大概一年在一千吨干粉左右。

随着肉骨粉带来的疯牛病,鱼粉生产量的日渐褪减,也随着人们对黄粉虫的更进一步的认识,黄粉虫作为主要的饲料添加剂为时不远。老郑始终觉得自己对黄粉虫项目没有看错,事实上也的确如此。

记者 欧阳红鹰: 黄粉虫从养殖加工到生产销售,目前正进入了一个良性循环的状态,黄粉虫产业,也开始了它全新的发展。

转载请注明:全球品牌畜牧网 » 黄粉虫的致富迷局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