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鸟致富一个县年收入达千万

行业动态 5vedi3mT 22℃ 0评论

十年前,虽然山东省夏津县吴庄村还不是一个富裕的村庄,但男婚女嫁,家长准备点家具和被褥还是必须的。然而,里的吴钦常结婚时,母亲并没有为他准备什么东西,而是送了他几只鸟。

母亲李传爱:“我寻思这个,他也没有旁的出路,他结婚以后,你看他也挺难过的,送他几对鸟,你自个儿发展去吧,人家都喂,你个人也喂两对吧,我说。”

在母亲的眼里,这几只鸟就是儿子的依靠,合川区2017年基层服务体系农技人员(畜牧)培训班在龙市开班,有了它,至少儿子不会饿着。

他就是吴钦常,母亲当初送的两对鸟,十年后已经不知繁殖了多少代,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种群,他也从当初的毛头小伙子,成为当地数一数二的养鸟大户,同时还当上了一村之长。

吴庄村村民吴钦常:“两对鸟,二年时间,头一年发展了,两对鸟我卖了几百块钱,第二年我就发展了15个笼子,第三年我就发展起来了。”

600年前也就是明朝初期,夏津县就开始养殖这种白玉鸟,因为夏津盛产粟、黍等优良饲料吸引白玉鸟前来嬉戏繁衍,慢慢地,当地的达官贵族就把白玉鸟进贡到皇宫,作为上层社会的观赏鸟。

吴庄村村民吴钦常:“据说是朱元璋这个皇帝,就是说,我这个鸟给他进过去以后,他又拿着这个鸟上外国去,外国来进贡它又回敬的人家的礼品,就是这种鸟,就是白玉鸟。”

白玉鸟又称金丝雀、芙蓉鸟,原产于大西洋的加那利群岛。进入中国后逐渐在山东和江苏省顺利的繁殖并形成地方品系,最常见有德国的萝娜品种、扬州品种和山东品种,而山东品种独特的鸣叫,逐渐深受人们喜爱。

山东省夏津县畜牧局副局长韩修波:“它因为这个公鸟鸣叫比较优美、动听,它又好看,又好听,所以说它成为人们生活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国内出现了鸟种出口高峰时期,夏津县的白玉鸟跟着其他鸟种出口到东南亚国家,很快在国外打开了销路。因为当时的香港、新加坡等地没有这种白玉鸟,生活水平相对较高的人把它当作观赏鸟来欣赏。逐渐白玉鸟的出口量增多,价格也开始一路飙升。

记者:“最高的时候卖多少钱?”

养殖户张叔明:“82元钱一对黄的,白的400来元钱一对,白玉鸟呀,400来元钱一对。”

因为价格一路走高,到了2002年底,全县90%的白玉鸟都出口国外,养殖规模达到40万只。就当全县的白玉鸟养殖进入高峰时候,2003年5月份,突如其来的禽流感给夏津县白玉鸟养殖笼罩上一层恐怖的阴影。

养殖户张叔明:“卖到10块钱一个,20元一对黄鸟。”

养殖大户也开始低价贱卖玉鸟。一时间,人心惶惶。

养殖户吴钦常:“心情也是对这个事猜疑很大,是不是这个鸟还能喂,还不能喂,也有这种猜疑。”

收购商:停了一直不出口了,养的多的都不养了,都连笼都处理了。”

夏津县2003年还是个国家级贫困县,年人均收入不到2000元。正是因为白玉鸟养殖,有些村庄逐渐脱贫致富,可没想到刚刚起步的产业因为出口受限面临着倒闭的危险。仅仅一个月全县损失就达到两百多万元。

就这样过了半年时间,禽流感疫情逐渐好转,但出口还是没能恢复。他们不得不把目光瞄向国内市场。2004年春节刚过,吴钦常和县里的几个养殖大户一商量,决定先运些白玉鸟到北京、天津去探探销路。

养殖户吴钦常:“到那儿鸟到了以后,还没有找到地,都围起来,一些买鸟的观众都围起来以后说多少钱,再一喊出价来都不带还价的,他都个人抓,都给你抓去了。”

第一次上北京卖鸟,吴钦常没想到600对白玉鸟就被一抢而空。同时经销赵勤荣到天津卖鸟也遇上抢购的场景。原来,随着中国逐渐进入老龄化社会,北京、天津这些大城市退休养鸟的人逐渐增多,再加上因为禽流感间歇了几个月,所以市场需求量一下子增大。

沈阳客户:“这是鸟中四大君子吗,这个鸟叫得好,一般叫出来都有水音,听的特别舒服。”

夏津的白玉鸟鸣叫声长而悠扬婉转,音调轻捷,鸣唱时鸟的嘴壳闭合从不张开,只见其喉部鼓起和颤动。

北京和天津的观赏鸟市场是全国市场的风向标,夏津白玉鸟在那里打开销路后,也开始吸引外地客商的注意。赵勤荣等人卖了一段时间,因为供应量稳定且货源充足,逐渐吸引了客户直接到夏津来买鸟。

天津客户:“再一个是什么呢,它是一个基地,它数量特别可观,别的地方它数量小。”

养殖户吴钦学:“全国各地的都来买鸟,有的是鸟贩,他是贩鸟的,有的吧,他也是喂养户。”

2004年3月份,夏津县的白玉鸟逐渐起死回生,不少处理掉鸟笼的养殖户又开始重新养鸟,全县养殖数量达到30万只。除了北京、天津白玉鸟开始销往全国各大城市。然而,随着客源的稳定,养殖户逐渐又发现了一个问题,就是白玉鸟繁殖数量太少,尤其最高档的白色羽毛红眼睛的品种,尽管价格贵的时候卖到400多元一对,但它总是不能大量繁殖。

村民吴钦常:“它这个眼睛有点红的这个,它都有点看不着东西,生鸟的时候,它想生生不出来,容易连鸟给弄死了。”

白玉鸟以黄色、白色为最常见品种,眼球又有红眼和黑眼之分。尽管白毛红眼玉鸟毛色、叫声堪称一流,但它的视力相当于人近视几百度,不好喂养。尤其在繁殖后代的时候,容易因近视找不到食物把雏鸟饿死。这时,村里的吴钦学和老伴想到一个好办法。

沈钦学妻子唐秀梅:“这个黄的当保姆,黄的给它孵出来,给它上,就是上出这个鸟来,它就替它代替上吧。”

吴钦学:“这个白鸟下的蛋,把这黄鸟下的蛋给它拿出来,拿出来再给它换上白鸟下的蛋就可以了,就叫它孵这个白鸟下的蛋。它这个下的蛋都一样,色都一样,这个黄的蛋拿出来到别的窝里就可以了。”

经过几次试验,吴钦学发现自从黄鸟当了保姆后,这些小白鸟的成活率大大提高了。同时白种鸟也更专心下蛋了,一个繁殖期下来,吴钦学的60对种鸟就多下了200多个蛋,很快,这种黄鸟当保姆的方法在村里推广开了。现在全县这种白玉鸟每年以30%速度在增长。同时吸引更多的客商前来定货。

沈阳客户冯明海:“这一次来计划收1000只往里吧,500对以外吧,就是怎么也得500对,也得1000只。”

2005年,全县又恢复了40万只白玉鸟的存栏量,白玉鸟给全县养殖户带来上千万元的经济效益。不少人逐渐摆脱贫困,吴庄村80岁老大爷的徐万柱和老伴,靠着养鸟安享着他们幸福的晚年。

徐万柱:“能卖多少钱,这看,要孵得好了,能卖个万儿八千的,也就三千,两千。”

十年前,母亲送的要儿子解决温饱的两对鸟,在吴钦常和妻子的苦心经营下,每年都有2万多元的收入,并且带领着全村人过上富足的生活。

转载请注明:全球品牌畜牧网 » 养鸟致富一个县年收入达千万

喜欢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